跟谁学2019财年净收入增超400% 股价两日跌20%

跟谁学2019财年净收入增超400% 股价两日跌20%-包拯老婆
编辑: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                  2020年04月04日 11:51:38

跟谁学2019财年净收入增超400% 股价两日跌20%

尽管2019年业绩亮眼,并对2020年一季度充满着信心,但疫情之下,跟谁学也接连遭遇被做空、学员投诉等状况。聚投诉平台近期显示,近期有多起关于跟谁学虚假宣传、诱导消费者进行消费的投诉。

原标题:跟谁学2019财年净收入增超400% 股价两日跌20%

此外,由于此前高管团队动荡,外界也认为跟谁学可能存在诸多风险。Grizzly Research的做空报告就指出,2019年12月21日,跟谁学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同时也是跟谁学第三大股东的张怀亭宣布离职,而跟谁学联合创始人中的宋欲晓、苏伟、李钢江也都已离开。其中,前CFO宋欲晓是在上市前夕突然离职。

不过疫情之下,国内从线上大幅转至线上的流量是否会削弱跟谁学获客成本低的优势?对此,沈楠表示:“跟谁学的核心优势是领先于行业的运营效率,无论是哪个环节,我们都努力做到行业最好水平,对于一家教育机构来说,获客仅是整个链条中的一环。2020年,公司将持续保持高速增长,按照我们发布的季度预测,对一季度的业绩展望是营收增长将保持300%以上。”

不过在发布这份亮眼的财报后,跟谁学股价却大跌15.52%,收报32.93美元/股。实际上,4月2日,美股中概股瑞幸咖啡自曝业绩造假22亿元后,跟谁学就下跌了5.71%。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由于疫情带火在线教育概念,跟谁学在在线直播大班课领域率先实现规模化盈利,公司股价曾连续大涨,最高涨至46.4美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两个月前,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发布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报告指出,跟谁学存在夸大财务数据、刷单、教师资质存疑等问题。对此,CFO沈楠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东方和好未来上市不久,都曾经被浑水发布过做空报告,但历史证明,很多做空报告是站不住脚的。“Grizzly Research的报告充满了基本的财务常识错误,以及捏造的指控。我们与审计委员会及律师团队进行了充分沟通,并决定不对这种充满了猜测和妄议的报告多加评论,我们曾经一言以蔽之,一派胡言。所以,证券监管部门也不可能基于这样的报告,提出任何要求,公司也一切如常地在法律法规的框架下稳步发展。”

4月3日盘前,跟谁学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跟谁学的净收入为21.1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但4月2日、3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20.34%。

业绩高速增长背后:高管离职、投诉渐增

当被做空的瑞幸咖啡自曝造假22亿元之时,此前同样曾被做空的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NYSE:GSX)发布2019财年经审计财务报告,公司净收入再度同比增长超400%。

对此,沈楠表示,针对学员投诉,跟谁学一定是努力做到让所有学员满意。但客观上来讲,这种绝对是很难实现的,可能有个别学员因为不同原因发起过投诉。“但我想任何一家面向C端提供服务的公司,都避免不了这样的事情,否则客服部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但我很骄傲地说,我们的客服响应速度是业内最快的。此外,在线教育产业刚刚起步不久,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虽然跟谁学一贯的宗旨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但也难免会有一些出于竞争目的的杂音存在。”

K图 GSX_0

亮眼财报未止股价下跌结合跟谁学的2019年四季报,截至2019年末,公司营业收入已经连续5个季度增长超过400%,并且已连续7个季度达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盈利。

跟谁学方面则表示:“进入2020年2月后,由于多种因素作用,跟谁学的股价大幅上涨,更出现过3天内,上涨35.8%的情况。同样是2月,跟谁学的股票迎来解禁。从年报披露的信息来看,截至2月末虽然解禁期已过,股价也有较大涨幅,但是我们发现跟谁学上市前的股东并未在解禁期后出售任何股份。”跟谁学方面指出,无论是创始人还是管理团队,以及外部的投资人,均对中国在线教育产业长期看好,认为在这个刚刚起步的赛道里,将出现更大的场景。而公司亦有信心,能够把握住未来。

而对于财报显示出自身高增长曲线和高盈利能力的同频,跟谁学也表示,原因在于其独特的经营策略——聘用了一批行业里顶尖的老师,其客单价保持在行业领先水平,而大班模式又能将这批老师的产能进行了规模化利用。此外,跟谁学深耕在线直播大班课领域,获客成本一直较低。西部证券近日在研报中就表示,现实情况下,头部机构转化率、续班率、引流量均可达到临界值,未来将是获客成本的比拼,拥有流量成本优势或以高留存率摊平获客成本的企业有望胜出。

跟谁学2019财年净收入增超400% 股价两日跌20%

四大凶兽|我国最早的字典|封门村灵异事件|清朝第一位皇帝|四大凶兽|清朝第一位皇帝|清朝第一位皇帝|乾隆皇帝的儿子